夜光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夜光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煤炭大省遭电荒山西煤电博弈待解试验机

发布时间:2019-10-16 23:41:51 阅读: 来源:夜光粉厂家

煤炭大省遭电荒 山西煤电博弈待解

生意社07月28日讯

山西省煤炭行业的一位资深人士这样解释:“目前的私人煤矿只有三条出路,第一是将矿卖给国有大矿;第二是租给国有大矿,名为合营;第三是进行政府托管,年底进行利益分成。现在来看,无论哪条路煤老板们都不愿意走。” 对于山西来说,今年的这个夏天无疑是最为酷热的。 7月18日,山西永和县南庄乡永和关村,煤灰燥热的味道在这个小村的上空弥漫。 永和关黄河大桥的运煤车络绎不绝,从桥那头的延川疾驰而来,随即消失在去山西永和的道路上,一阵烟尘夹杂着煤灰的四散飞扬。永和关黄河大桥是由山西省永和县政府和陕西省延川县政府共同引资兴建的,2005年正式通车。 “原来从永和到黄河对岸的延川需要30分钟,现在过了桥就到了,只需要两分钟。”当地的一位吴姓村民告诉记者。 在永和关村的一个小时里,这里经过了三十多辆运煤车。“就是今年才有这么多煤车,去年很多都是拉菜的,很少过煤车的。”上述吴姓村民说。 忙碌的永和关 从永和关的这条省道经过南庄乡,到达永和县城之后,一大部分穿过永和县的坡头乡,运往运城市。 运城没有国有大矿,这一直是当地政府的一件憾事。“目前小煤矿关闭和整合,对于运城的财政收入影响很大。”运城市政府办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 运城的小煤矿主要集中在河津市的下化乡和平陆县的曹川镇等地,仅下化乡的老窑头村等10个村子就集中了河津市的全部煤矿,总共38个,主产瘦煤和焦煤,最大的产煤能力为每年39万吨,而最小的产煤能力仅为每年9万吨。 “这些地方的煤大多是用来炼焦的,小部分也用来做电煤用。”上述运城市政府办的人解释说。 河津地区的电厂包括中电投漳泽电厂河津发电厂,山西鑫升焦化集团发电厂,同时两家电力公司也有自己的发电厂,包括河津市永鑫电力公司和建康集团河津建康电力公司。 “原来这些电厂都可以用从大同这些地方运的煤,但是现在几乎不可能了,这里的煤炭非常紧缺,不仅要供华北地区,还要供省内的一些重点电厂,所以位于运城地区的很多电厂现在都用陕西煤。”上述运城市政府办的人同时表示,“尽管热度并不高,但总比没有好。” “由于现在的很多煤热度不高,发电机组容易堵塞,所以停机检修的事情经常有。”河津市永鑫电力公司一位李姓负责人表示。 而与此同时的是,山西省当地进行了部分地区限电,“山西为全国作出了牺牲和贡献”被当地的老百姓挂在了嘴边。 山西省电力公司的内部资料显示,7月15日,省调装机容量2341.8万千瓦,当日运行装机1731万千瓦,停机610.8万千瓦,全省需求负荷1650万千瓦,全省可供负荷1400万千瓦,缺口250万千瓦,这一天全省范围内限电总计247.2万千瓦。 而当日省调燃煤火电厂43个机组111台,库存煤低于7天的电厂16个,容量1100.5万千瓦,存煤低于3天的电厂8个,容量396万千瓦,缺煤停机14台249万千瓦。 仅7月1日、2日两天,太原地区供电缺口就达到了70万千瓦,已经超过了该市电力预警的红色警戒线,该分公司不得不对150多家企业拉闸限电。 “我们一般提前四个小时就会通知到限电区域。”山西省电力公司党群工作部的任战虹解释说。 位于太原的国电第一热电厂是一个老电厂,正常的存煤应该是10万~15万吨,而目前则还不到4.5万吨。“正常的运行状态下,机组一天就能消耗1.5万吨煤。”太原第一热电厂的负责人表示。 而此时,不仅是山西,还有华中和华东的大部分地区,先后进入了红色预警状态,数十个省份先后开始限电。 华中告急!华东告急!一场围绕着用电的保卫战正式打响了。 关闭小煤窑 在山西,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三大战役”。关闭非法小煤矿,整合、提升合法中小煤矿,培育煤炭“巨无霸”被山西省煤炭工业协会当成了最为核心的工作内容。 2008年年初,山西省煤炭工作会议上,山西煤炭工业局局长王守祯宣布了“三大战役”目前的战况:山西省煤矿数量由资源整合前的4389座减少到2810座,国有重点煤矿和地方骨干煤矿产量占到全省煤炭生产总量的60%以上。并把2008年作为“资源整合重组年”,在继续巩固第一战役的同时,着力扫尾深化第二战役。由此,小煤矿的大量关闭整合被认定为煤炭供应紧张的推手之一。 “政府在对目前的一些小煤矿进行了升级,将部分原来的30万吨以下的煤矿升级为年产30万吨,其他的全部关停。”山西忻州市煤炭工业局的一位负责人表示。 山西省煤炭工业局的一份文件显示,2007年6月,省煤炭资源整合和有偿使用工作领导组办公室转来了清徐县南岭煤矿等15座煤矿经省国土资源厅对储量备案,其资源储量均大于1000万吨,申请提升能力。 山西省煤炭工业局最终批准了14个煤矿的申请,而否决了寿阳县裕民煤业公司的申请,理由是寿阳县裕民煤业公司属于单独保留矿井,不符合有关文件精神。 “除了还有少数在违法经营外,山西大部分30万吨以下的小煤矿基本都停工了。”上述忻州市煤炭工业局的负责人同时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去年山西省外销煤炭5.4亿吨,今年要满足全国经济正常运行,预计山西省需调出煤炭6亿吨,加上该省生产生活用煤2亿吨,共需煤炭8亿多吨,而目前国家核定山西的产能为5.9亿吨,供需缺口超过2亿吨。 价格难题 山西电力行业协会的分析显示,2007年比2006年标煤价格上涨了62.67元/吨,2008年一季度比去年又上涨了104.44元/吨,二季度比一季度又上涨了70~80元/吨,当初核定电价时的煤价基数为200~280元/吨标煤。建立在以前低煤价核定基础上的上网电价,使一些煤炭基地内的电厂上网电价更低。 山西省物价局日前下发了《关于调整山西省电网销售电价的通知》。该文件规定,将山西省销售电价平均每千瓦时提高2.9分钱,每度电价每千瓦时提高2.7分钱,同时取消对原国有重点煤炭企业生产用电价格优惠。 据统计,2008年一季度,山西省属五大煤炭集团吨煤制造成本为237.77元,同比增长62.71元/吨,增长了35.82%。山西省仅征收可持续发展基金、矿山环境治理保证金及煤矿转产发展资金等政策性成本,就使得山西煤炭价格每吨增加28.06元/吨,占成本增加的83%。 但小煤矿的价格却比国有大矿便宜得多,据山西宁武西栈沟一位吕姓煤老板介绍,小煤矿的生产成本一吨不到100元,就算加上其他费用,一吨也不到150元。 就在7月20的中午,《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接到了山西榆次的信息,这里的5500大卡动力煤的坑口价格已经涨到了640元/吨。 “应该还不是最高的,在山西公认的最好的煤是柳林产的,那里的价格肯定还要高。”山西电力公司的一位负责人进一步说。 国家电煤价格临时干预政策出台后,业内人士普遍预期供煤企业积极性会降低,但事实上,煤炭价格临时干预面临了前所未有的尴尬。 数据显示,中国6月份煤炭出口较上年同期飙升83.5%,至699万吨,1~6月煤炭出口较上年同期增长10.2%。 事实上,由于国外煤价大幅上涨,国内的很多煤都在“往外运”。 山西省社科院能源所的专家分析认为,与国际煤价的比较关系以及能源比价关系也是促进煤价上涨的重要因素。国内外的价差必然导致我国进口煤的积极性下降,从而增加对国内煤炭的需求量,进一步推涨国内煤价。 按照这位专家的说法,石油发热值(1万大卡/千克)仅为煤(7000大卡/千克)的1.5倍左右,价格却是煤价的6倍左右,煤炭的走俏不言而喻。 资源整合 “如果有合适的买家,就介绍给我,我打算将手头的煤矿卖掉算了,现在很难做。”忻州的一个煤老板向《第一财经日报》“抱怨”。 在临汾,一次死亡3人以上的矿井会被关停。另外,当地为了对资源进行整合以及加强对煤矿安全的管理,每年都会有一定比例的矿井关闭指标,第一次是在2005年,年产9万吨以下的煤矿被关闭,随后,年产15万吨以下的煤矿又被强行关闭。 去年12月6日“洪洞矿难后,临汾市关闭小煤矿的规模提高到年产30万吨以下。”临汾市蒲县太林乡的一位煤老板向本报记者表示。本次矿难死亡人数超过百人。 临汾市的煤矿近几年有过两次大的投入,一次是2004年,临汾市政府要求全市煤矿进行采煤方法改革,一般煤矿投入都在数千万元,随后又对煤矿产权制度进行改革,煤矿按储量向政府缴纳资源费”。 很多煤老板们并不否认违规生产的现象存在,“现在好多煤老板都是高位时接手别人转让的煤矿,投入又这么多,心里一点也不踏实,恨不得半年就把成本收回来。” 煤矿的安全管理似乎陷入了一个怪圈,政府千方百计为煤矿加上一道又一道安全的“枷锁”,煤老板想尽快套现则不断铤而走险。 但是,真正煤价走高,他们想再一次铤而走险时,似乎他们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 “看目前的样子,煤炭离统管的日子已经触手可及了。”上述山西电力公司的人同时表示。 据悉,临汾已经就煤炭煤矿统一管理进行了试点。 “目前的私人煤矿只有三条出路,第一是将矿卖给国有大矿;第二是租给国有大矿,名为合营;第三是进行政府托管,年底进行利益分成。”山西省煤炭行业的一位资深人士这样解释,“现在来看,无论哪条出路煤老板们都不愿意走。” 但这个趋势似乎大局已定。 山西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守祯就认为:“这是煤炭产业由粗放发展向集约发展、由安全保障水平较低向安全保障水平较高转换,前进过程的阶段性、暂时性不足。” 而山西省经委主任洪发科也表示:“要对省内的煤矿进行资源整合,要建立一种长效机制。”

e45.305e万能试验机

耐弯折试验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