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光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夜光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震后回国同胞讲述在机场喊China打开通道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9:30:29 阅读: 来源:夜光粉厂家

震后回国同胞讲述:在机场喊“China”打开通道

震后机场外拥挤的人群

震后李锦云自己搭的简易床

这是李锦云第一次到尼泊尔,也是她第一次遇到地震。到现在,她都记得在当地时间24日下午走下飞机、踏上加德满都的土地时,那股毫无来由的“想哭的感觉”,还有莫名的头疼和头晕。落地之前,飞机在天上盘旋了半个多小时。

这一切“不顺”无从解释,她只能将其归因于“可能是有些预兆吧”,“那天情绪特别不好,不知为什么”。 一天后,李锦云成为第一批震后顺利回国同胞中的一员。于她而言,如今的尼泊尔已是一个遥远的国度,但震后24小时里的经历,她依然历历在目。

震后三次返回房间

穿上几乎能穿的衣物

逃出酒店,李锦云站在酒店前的草地上。酒店楼后的这片草地上聚集了一二百名游客惊魂未定,来自不同国家,说着不同的语言。酒店里另外一名中国房客跟李锦云聊起,地震发生时吵闹的声音让他觉得奇怪,趴在酒店的窗户上,他发现外面的人都在疯了一样地跑着。“他以为是歹徒来了,要冲进酒店的房间,赶快抄起家伙,拿起了一根晾衣杆准备搏斗。”很快,他所在的房间也开始抖动,他扔下杆子就奔向了酒店楼前的空地。在他面前,没有一名中国人,“后来他说他当时想了很多,感觉跟他同行的队友们都可能发生不幸了。”

傍晚,放松下来的李锦云花高价为自己买了一瓶冰啤酒。晚上6点多,她想睡觉,但又不敢回到房间。又过了两个小时,头总是嗡嗡地响,眼皮也开始打架,李锦云决定回房间。但很快发生余震,房间摇晃,耳边发出轰轰的巨响,她马上跑出房间。余震之后,在回与不回间,李锦云决定再回一次房间,“这次把行李都打包好了,把护照、钱、水和食物都背在身上。”此时虽未感觉到地震,但是李锦云总是站不稳,感觉脚一直在颤抖,她已分不清到底是真的地震还是错觉。再次走出房间,李锦云已经套上了几乎所有能穿的衣物。秋裤、长裤、裙子、棉袄、毛衣,“天气比较凉,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所有衣服套在一起看着很奇怪。”寒意与困意再次袭来,李锦云快速地回到房间,拿出了被单与毯子,三把椅子拼成简单的床,看着出国前儿子给下载在平板电脑中的电影《新局长到来之前》、《芙蓉镇》睡着了。

一晃就被甩到墙上

作为河北传媒学院校长,李锦云此次受邀参加世界大学女校长南亚论坛。突如其来的8.1级强震,整个世界都处在狂乱的摇晃之中。地震时,她正和同伴围坐在尼泊尔加德满都香格里拉酒店二层一间会议室。第一位嘉宾正在发言,李锦云左手边桌上的矿泉水瓶突然“哐”地掉下去了,同时她自己的身体跟着颤了一下。“不好!”曾是军人的她,凭着早年间积累下来的灵敏,快速判断情况不妙,她看到周围“那么多人都在那儿坐着”,没有任何反应。紧跟着,她感到身体又开始强烈颤动,跟前一次相隔不到两秒钟。“这次我判断是地震了,就开始跑。”她先就近逃到阳台上,听到身边一个声音说“那儿不行”,便拔腿往楼下冲。强烈的晃动持续着。李锦云觉得那时自己像筛子上的煤球,“我扒着扶梯,然后一晃就把我甩到墙上,当时就这么来回Z字形地(跑),完全站不住”,“甩到墙上,我觉得就像你站在这儿有人使劲一推你”,“最后连跑带踢地下去了”。

李锦云很幸运,在近半分钟的逃生中,她毫发未损。待她在酒店楼下草坪上站定时,才发现周围的人有的跑下楼时脚踝严重崴伤,有的去拽别人一起走时自己的鞋都丢了,此时,草坪另外一侧的游泳池被晃得犹如倾斜的水盆,水已注进绿油油的草坪,淌在李锦云的脚下。

为求生储备面包片

从那一刻起,李锦云开始了在室外的异国震后避险。她花了一点时间来让自己冷静下来,随后,她举起手机,把现场情况拍下来发到微信上,“比凤凰卫视要早,当时我估计是6级地震。”

她往外打电话。“第一个电话打给我爱人,我说这儿地震了,一开始他还没反应过来,我再说地震了、很大,他才反应过来,说你赶紧的(逃生),后来我微信给他发了七八张照片,他看其中一张照片里有个绿色的毡子,他嘱咐我赶快支个帐篷。”

震后,趁着通信网络尚存,李锦云通过微信和电话报了平安,发了现场照片,叮嘱了亲人给自己充话费,还不忘让丈夫和同事帮忙送30日演唱会门票给朋友。但话还没说完,断断续续的通信信号彻底中断了。这时是震后15分钟。她跑去茶歇的地方,把面包片呼噜呼噜倒进双肩背包,还背了好多水,去花园墙角边大树下的沙发里躺着休息,铺上了干净的桌布。

高喊“China”

在拥挤机场中打开一条通道

地震发生后,李锦云一直没有与大使馆取得联系。团队成员中一条来自国内的消息让李锦云又振奋又有些担忧:“听说有一架运送搜救队员的飞机从成都到尼泊尔,运送完成后会返回。”去机场还是留在酒店,又一个难题摆在李锦云与同行人面前。最后团队成员决定,还是要走,要去机场,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机场里黑压压的一片,嘈杂的声音就算两个人离得很近都要大声说话。而期望能逃离的人们“都挤在约200平方米的机场的入口,准备冲过第一道防线能尽快上飞机”。

导游忙着托熟人打听中国的航空公司在哪,李锦云和同伴看到了导游伸出的手,示意他们往里走。“机场里人挤人,就像一锅粥一样。”李锦云与同行的其他13名同伴一起举起护照,突然团队中喊出一声“China,China”。也不知道谁喊出第一声,在这一声之后,“China,China”的声音就没有停过。在拥挤的机场里,一条通道这样被打开。

李锦云将行李从铁栏杆中塞进,侧身从栏杆中钻过。她的机票是第二天飞回国内,但通过验证后得到放行,一张写着“CA058”的白纸贴在登机牌上。“这个航班是加开的,以往都没有,就是载国人回国的。换了登机牌,感觉离祖国更近了一步。”看到国旗标志的国航飞机那一刻,还是抑制不住热泪盈眶。飞机刚刚起飞7分钟, 又一次7.1级强烈余震袭来,机场关闭。

在成都机场吃了一碗担担面,李锦云感觉胃里舒坦多了,很快转机飞向北京,丈夫早已等在机场。4月29日是李锦云的生日,27日晚,她的朋友们请她吃饭,“既是压惊,也是给我过生日。”回忆起在尼泊尔度过的震后24小时,李锦云觉得自己很幸运,“CA058的登机牌我要好好留存起来。”(北京晚报)

重庆托运小车公司

成都货运公司

天津自驾车托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