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光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夜光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从巴西暂停水电建设看水电科普之重要【求医】

发布时间:2021-01-14 15:50:26 阅读: 来源:夜光粉厂家

从巴西暂停水电建设看水电科普之重要

【电力建设与投资产业网】一媒体在一篇题为“巴西暂停亚马逊巨坝建设 水电站并非唯一出路”的文章中,就有关巴西某法院判决暂停贝罗蒙特水电站建设的问题发表了一系列的报道和评论意见。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这些评论很多都是违背科学和事实的反水坝欺骗宣传。如果这篇评论中的某些意见真的能够成立,那么巴西法院的判决,也就不会依据“没有适当咨询当地土著居民的意见”的理由,而要直接判决贝罗蒙特水电站“破坏生态环境”了。但事实上,巴西法院并不认为贝罗蒙特水电站破坏生态环境。

在民主国家,通过法院判决工程纠纷的事件非常普遍。例如,印度的一个大坝,先后有多个法院,分别判决工程违法、合法。整个工程经历了20多年的反复诉讼后才建设成功。巴西法院的这次判决,也不过是要解决当地的工程纠纷而已。目前,无论是巴西的法院还是巴西政府对于水电开发的支持态度都是十分明显的。例如,几乎就在发表这篇文章的同时,另一媒体也刊登了一条“巴西首座外资大型水电站开工美法参与”的消息。相比之下,这条消息,更能显示出巴西政府和主流社会对于水电开发的真正态度。

媒体认为,巴西法院的“这次的判决相当严厉:如果发展商和当地政府不遵守裁决,让工程继续进行的话,他们将面临每天50万雷亚尔的罚单(约等于156万人民币)”。这说明这个媒体还不大了解这个水电工程的具体价值。

装机1100万千瓦的大水电站,一年的发电量至少应该是500多亿度,如果也折算成中国的电价,该电站建成后每天的发电产值将大于一亿元人民币。所以,巴西法院的处罚其实只相当于工程停工损失的百分之一。显然,法院的判决只是针对“没有适当咨询当地土著居民的意见”这一点上,希望通过判决和适当罚款,督促开发商尽快解决好与部分当地居民的矛盾,并非要逼迫该工程停工。因为,该工程的早日建成,受益的将是整个巴西和绝大多数土著居民。如果没有这个基本前提,这个工程也决不可能被民主决策的巴西政府容许开工建设。

文章除了对法院要求暂停工程,尽快解决居民矛盾的报道理解错误之外,还存在着许多错误的信息。例如,文章说贝罗蒙特水电站“仅次于中国的三峡水电站和巴西与巴拉圭之间的伊泰普水电站。”。而实际上,我国即将投产的溪洛渡和已经开工建设的白鹤滩水电站都超过了1200万千瓦,都比巴西的这个还没有开始建设的贝罗蒙特水电站大很多。所以,宣称贝罗蒙特水电站全球第三大的说法,是片面的和不负责任的。

文章的错误不仅体现在对客观现实信息的报道上,也出现一些评论和判断上。例如,文章说“巴西国家原住民基金会(FUNAI)发现,欣古河流域生活着一些与世隔绝的小印第安部落,他们长年不跟外界接触,一旦迁徙出来的话,对于外面疾病的抵抗力是非常低的,很可能面临整个部落的灭亡。”。这种把土著居民与世隔绝的保护起来的说法,非常可笑。记得当年国内的反水坝组织曾经以这种保护的借口,找来一些怒江的原住民发表意见,但是,多数原住居民告诉公众的想法却是,他们不愿意与世隔绝,不愿意被人当成动物园里的“展品”。向往文明、幸福的生活是人类的共性,我们相信巴西的土著居民,除了极个别的酋长、首领之外,没有人愿意永远的与世隔绝的生活下去。

报道中还说到,土著居民认为“水库会将曾经物种丰饶的雨林变成汪洋一片,那里生活着占全球三分之一的动物物种,是不可能被全部迁徙出去的,等待它们的只有灭亡。侥幸逃出的鸟类,也可能因为失去栖息繁衍的地方,或是找不到食物而绝迹。而居民们的另一种食物来源,鱼类,更是直接的受害者。”。我觉得这种危言耸听的说法,现在已经无法再吓唬人了。

实际上贝罗蒙特大坝建成后,仅能影响400平方公里左右的热带雨林,还有绝大部分的热带雨林不会受丝毫影响。况且这些新形成的水库仍然还是湿地。客观上不可能会对当地生物物种产生较大的影响。最说明问题的还是客观现实。这座贝罗蒙特大坝绝不是在巴西建造的第一座水库,各种生物会不会因为水库的形成而绝迹,事实早已经给出了答案。环保人士还担心“居民们的另一种食物来源,鱼类,更是直接的受害者。”。而实际上,世界上几乎所有的水库建成之后,由于水域面积的扩大,渔获量都会有大幅度的增加。

特别离谱的是:反水坝的环保组织还宣称“水库开闸放水还可能使鱼类中毒。大部分水坝都是从水库底部放水的,那里水压强大,氮气会溶解其中。而一旦水流入下游,氮气会开始慢慢地以气泡形式涌出来。要是鱼在这时吸入了气泡,里面的气体足以使其致命。这就跟患潜水病的原理是一样。”。

这种说法,完全没有任何科学的依据。所谓因为压强大“氮气会溶解其中”的说法,根本就不可能成立。众所周知,越是压强大,水体中的气体就更不容易存在。例如,我国三峡的坝高185米,水库造成的压强比巴西的那座电站高出近百米,但是,从三峡大坝底部发电后产生的尾水,从没有出现过“氮气会溶解其中”的现象,倒是洪水期水库表面的泄洪,由于与空气的充分接触,确实能产生过水体中空气含量过高的问题。

过饱和气体的问题,只是大型水库偶尔泄洪时产生的一种副作用,不仅影响范围非常有限也不可能是经常出现的常态。再说,贝罗蒙特大坝的高度要比三峡大坝要低近百米,到底会不会因为泄水产生过饱和的气体的问题,还有待于实际观测。要知道适当的“加气”是能够提高水体的含氧量大好事,这对于鱼类的生存繁衍是非常有好处的。我们在水族箱中养鱼的时候,也往往是通过适量的加入空气来增加水体中的含氧量的。由于泄水而溶解在水体中的是含有氧气的空气,而不是什么氮气。尽管空气中的氮气成分更高一些,但是,适当加气的结果往往对鱼类的生存非常有好处。

我国的三峡水库建成后,中华鲟在葛洲坝的下游建立了新的天然产卵场,就与三峡大坝泄水的加气作用提高了长江水体的含氧量有关。未来的贝罗蒙特大坝也将会对河流中的鱼类产生非常好的正面作用。因为,贝罗蒙特大坝的坝高基本上不大可能产生过饱和气体。我国除三峡之外的一些比较低的水库大坝,从未出现过过饱和气体的问题。总之,关于这个过饱和气体的问题,文章有两个违背科学的错误,一是,水深增加、压力增大,但不可能增加水体中的含气量。二是,溶解在水体中的气体不光是氮气,还有鱼类生存非常需要的氧气。所以,就像我们水族箱必备的加气装置一样,水体中的含气量增加,通常都是有利于鱼类存活和生长的大好事。

关于贝罗蒙特电站的效益,文章认为“虽然欣古河水量充沛,但它每年枯水季长达3到5个月。也就是说,尽管贝罗蒙特总装机容量有11233兆瓦,但实际每年的平均发电量只能达到4462兆瓦,只有39%的效率。假设贝罗蒙特水电站正常运行50年,每年平均发电量以4462兆瓦计算,它的总发电量如果改用燃油发电的话,也只相当于消耗了巴西石油储藏量的9%。”。从这里我们倒不难看出来,贝罗蒙特大坝的作用不仅是发电,还有重要的水资源调节功能。因为,那里每年的枯水期长达3到5个月。事实上,水库的最重要作用之一,就是要把洪水期的(洪水)灾害变成枯水期的资源。只不过一些反水坝的环保组织在诬蔑水电开发的时候,总要故意隐瞒这一点罢了。

这里极端环保在指责水电站的效益不高的时候,一不小心才把贝罗蒙特电站的最重要的生态作用展露出来了。此外,贝罗蒙特水电站决不可能只运行50年,如果需要,该电站完全可以运行500年甚至千年以上。也就是说,如果说到能源的效益,仅仅这一个水电站就能提供超过巴西全部石油储量的能源。取之不尽,用治不绝,是可再生能源的最大特点,也是为什么人类的可持续发展,必须依赖可再生能能源的根本原因。

文章,最大的误导作用,出在关于水电的减排作用上。文章报道说,贝罗蒙特坝群建起后,将有668平方公里的土地被淹,这相当于整个芝加哥市的大小。其中,有400平方公里曾经是茂密的热带雨林。因此,认为“在过去,这些植物的叶子捕捉和吸收了大量的碳元素,一旦它们淹没在水底,在缺氧环境中被产甲烷菌不断分解,又会源源不断地制造大量甲烷,将这些碳元素释放出来。人们都知道二氧化碳对于环境的危害性,而甲烷被释放到大气中后,对地球环境产生的影响比它要厉害二十多倍。”。

而事实上,热带雨林本身就是地球上甲烷的最大排放源,不过,虽然甲烷比二氧化碳的温室气体作用更强,但是,甲烷气体极不稳定,几年之内就会挥发转变为二氧化碳。因此,成熟的热带雨林的碳吸收与碳排放作用基本保持平衡状态。所以,即使水库淹没了热带雨林,也并不会影响地球的碳排放。

另外,关于文章所描述的“曾有环保组织在1990年对巴西帕拉省的Curuá-Una Dam大坝做过研究,结果发现,它产生的大气污染是相同发电量的燃油火电厂的3.5倍,主要的污染排放物便是甲烷。”的说法,是一个早已经被揭穿了大骗局。

如果这种说法能够成立,那么联合国提倡发展水电应对气候变化的决议就是错误的。为此,国际社会曾组织很多国家专门对这一问题进行了研究、核实。调查、研究的结果发现,当一个水电站的水库很大,但该电站的装机容量的很小的时候,确实可能会有环保组织所说的“水电排放高于火电”的特殊情况出现。但是,也有些水电站的装机容量很大,但水库很小,例如我国的葛洲坝水电站。由于基本上没有水库,据测算葛洲坝水电的碳排放量,只相当于通常火电排放的几十万分之一。可见,寻找极个别的特例,都不能说明水电的碳排放量大小的问题。如果要比较生产同等的水电碳排放与火电碳排放作用,至少要以一个国家的总体情况进行比较。

根据加拿大对全国水电站的统计结果,水电的碳排放大约只相当于火电排放的五十分之一,而瑞士全国的统计结果显示:水电的碳排放大约只相当于火电的三百分之一。调研很多国家的水电碳排放比较的普遍结果是:水电的碳排放是火电的五十分之一到五百分之一之间。所以,联合国和科学界的主流才坚定地认为,水电是当前人类社会最重要的减排手段。令人遗憾的是,多年之后仍然还要公开宣扬这种“水电的碳排放高于火电”的谎言。我们不相信《南都周刊》的编辑和记者们愿意为了能污蔑水电,而危及整个人类的可持续发展,所有这一切问题,恐怕都是由于编辑记者们科学素养不高造成的。但愿个别媒体的这种科学素养的欠缺,不要误导了社会,伤害了我们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

最后特别需要强调的是,从个别媒体关于巴西暂停水坝建设的错误报道,也让我们看到了我国科学普及工作的任务艰巨和重要。

呼和浩特看牛皮癣去哪家医院好

正规专业妇科医院

济南好的癫痫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