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光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夜光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灯火辉煌的村庄-【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08:24 阅读: 来源:夜光粉厂家

乡村的夜晚,应该是漆黑静谧的,亮亮村却不是这样,家家户户院子里的灯泡常常是彻夜通明,那些惯于精打细算的主妇们怎么舍得花这些冤枉的电费呢?原来这里面大有文章。

这天傍晚,美艳到邻居家串了会门,回家后习惯的去拉灯,灯却没有亮。"莫非是哪里出毛病了?"美艳想到,心里就有点不安。灯泡不亮,摸黑睡觉倒没什么,可明天肯定会有的流言让人害怕。

不知道从哪里刮来一阵风,呼啦一下,村里的大部分男人都跑到韩国打工去了,而且一去就必须干够三年才能回来,据说能挣大钱。她心强的丈夫鲁江明不甘落后,也跟着去了。

几年寂寞的日子不好熬,留守的女人们能不能守住空房就成为一个大问题,不知谁想起了这么个办法,每晚让院子里的灯明着,这样一来可以壮胆防盗,二来防止那些好色之徒翻墙入室。这个方法很快风靡全村,黑夜亮灯的人越来越多,亮亮村真成了名副其实的明亮村了。久而久之,亮灯就成了一种证明,表示自己坦坦荡荡,没有做对不起丈夫的事。谁家的灯偶尔不亮,一定会引起人们的种种猜测,快嘴的媳妇还会散布一些真真假假的小道消息。

美艳开始对这个方法不屑一顾,说清白自在内心,想要偷情,岂是亮着灯就能拦住的。但日子一长,她也不得不承认了这个习惯。现在电线出了故障,一夜不亮灯,不知道别人要说些什么,人言可畏,还是赶快把灯收拾亮了的好。

她对电线一窍不通,再说这黑灯瞎火的乱摸,触了电可不得了。找谁收拾呢,找电工是万万不行的,那个电工白天还恬着个脸色迷迷的瞪着她,光想往她身边靠,这会把他叫来,那还不是引狼入室啊。

美艳正在作难,忽听得街上有脚步声,借着别家的灯光一看那人,美艳乐了,就找他吧。

这个年轻人叫卢洋,是村小学的教师,和美艳的娘家同村,也是美艳初中的同学。他到一个学生家家访,正要回去,听见美艳叫他,就过来了。他让美艳找来手电筒和钳子,立即爬高爬低的检查起来,把所有的电线都查了个遍,也没有找到故障,倒累得他满头大汗。

美艳见状急忙倒了杯开水,让他喝。卢洋略加休息就又找了起来,终于发现是闸刀里的保险丝烧了,他把保险丝换上,美艳家立刻又是一片光明了。美艳感谢着把他送到门外,等她返身回去时,发现不远处的黑影里站着几个黑影,似乎正在向这边观望。

第二天早上美艳到街上的商店里买盐,刚走到一个拐弯处,就听见有人在说她,那是人称"小广播"、"刀子嘴"的钟嫂的声音:"……江明家的美艳又憋不住了,不过人家还挺有品位的,找了个教师,昨天晚上灯都不敢拉,躲在屋里喝交杯酒呢,听说他们是同学,以前就……"下面的话被嘻嘻哈哈的笑声遮没。

美艳只觉得浑身的热血往上涌,从没与人吵过架的她,竟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大声责问道:"钟嫂,你是人吗?无凭无据的,你怎么这样胡说八道!"

钟嫂被突如其来的她唬得一愣,随即她又镇定了,尖着嗓子反击道:"哎哟哟,这事可不是我自己单独看见的,我们好几个一起看到的,不单单是我一个人这样说啊!要是我凭空说人坏话,把我的舌头烂掉好了,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么凶干啥……"

美艳气得浑身哆嗦,冲上去就要和她撕打,幸亏被旁人拉开了。气咻咻地回到家里,美艳把自己扔在床上,呜呜地哭开了。就在她哭得正伤心的时候,婆婆来了,美艳原指望她说几句宽心的话,不料婆婆在床边默默的站了一会,叹了口气说道:"美艳啊,咱鲁家祖祖辈辈都是正派人,从来没人说咱的闲话,可不能让人看咱的笑话啊——"接着她又装作无意的样子,絮絮叨叨说起自家男贞女洁的传家宝典,直听得美艳头发胀,又反胃,差点没吐出来。

早饭自然没吃成,美艳在床上躺了一上午,中午时她还不愿意起来,可是电话却不识时务地响起来,美艳只得强撑着起来去接电话。拿起话筒,里面传来的竟是江明的声音。江明先是随便问了家里的情况,接着说他在那里打工是多么的不易,最后又顺便提醒她,说他不在家,晚上要是害怕,最好开着灯睡觉。

无论他怎样掩饰,美艳都知道,这一定是公公婆婆给江明打了越洋电话,让他旁敲侧击地警示自己。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下午两三点的时候,美艳勉强起身,正要准备到地里看一看,散散心,刚走出家门,就见隔壁邻居家的小妞妞满头大汗地跑过来,急急地喊道:"美艳婶婶,我小超哥哥的头磕破了,你快到医生那儿看看吧!"

小超是美艳的儿子,上小学一年级,和小妞妞同在卢洋教的那个班上学。

美艳闻听心里一沉,三步并作两步,一溜小跑来到村卫生所。医生正在给小超包扎,他的前额磕破了,脸上还有血迹。美艳心疼地一把抱住小超,问是怎么回事。

"正上课时粉笔用完了,我让他去办公室拿粉笔,他跑得太快了,绊倒在地上……"旁边的一个声音说道。美艳一看,原来是卢洋站在旁边,满脸愧疚地解释着。

这时美艳的公公婆婆也都赶了过来,一进来就你一句我一句指着卢洋吵嚷道:"你这老师是怎么当的,没有粉笔自己不能拿吗,非要支派小孩去!如果我们家小超有个好歹,你一定得负责任。"

卢洋尴尬地站在那里,脸上青一块红一块。美艳看着不忍心,说刚才医生检查了小超只是磕破了点皮,不碍事的。婆婆不愿意了,大声说:"磕住了别的地方还好说,磕破了头可不是小事,万一影响着脑子,那就麻烦了。"

尽管医生也附和着说问题并不大,但公公婆婆还是不依不饶地吵闹着,最后还是校长赶来,连劝带哄地把他们拉走。公公婆婆平时都是明白事理的人,向来待人宽厚,今天这是怎么了。美艳虽说一时难以全想明白,但隐隐觉得这肯定与自己和卢洋的流言蜚语有关。

包扎好后,美艳就把儿子抱回家,买了一些好吃的东西哄着他玩。小超一会就忘记了疼痛,母子俩在床上嬉笑打闹着,玩得很高兴。忽然,美艳听到外间屋子里有人咳嗽一声,她出来一看,是公公站在那里。他先把小超叫到身边,一边逗着他一边说:"我找人打听过了,这责任呢,完全在学校和那个老师,小超磕了这么大一块,事情不能算完,咱还得找他们说道说道。为了不留后遗症,你明天你最好领着小超到县医院,做做脑电图B超什么的,彻底检查一下……"

没等他说完,美艳就接过来说道:"我自己的孩子,我能不心疼吗?恐怕谁也没有**心大。话说回来,小孩子家哪能不磕磕碰碰的,受点伤流点血是正常的事,过几天就好了,你们就不要多担心了。"

她的话绵里藏针,噎得公公无话可说,怏怏地出去了。不一会儿,三婶子过来了,一番寒暄后,又说起了那一套话,也是劝她到医院给小超检查检查,再去追究学校老师的责任。美艳明白了,她是公婆请来的说客。

好容易才把三婶打发走,大妈又来了,接着是二姐四姨,反正能动用的亲戚本家都叫来了,就连轻易不登门的老奶奶也颤巍巍地拄着拐杖来了。

美艳终于明白他们的意图,利用这一件事,把卢洋从这个小学里逼走,再者,让她故意闹一通,也是向其他人证明,她和卢洋没有任何关系。美艳是个认死理的人,觉得我身正不怕影子歪,所以铁了心,无论谁撺掇她都一口拒绝,后来她实在不耐烦了,天不黑就插上大门,谁叫也不开。

前半夜她迷迷糊糊没睡好觉,后半夜好不容易才进入梦乡,忽听得有人叫门,仿佛是娘的声音,她一惊,蓦然醒来,仔细一听,外面果然有人在叫她。她急忙穿衣起床开门,门外,站着她娘和她妹妹,而这时候东方刚刚发白,天上还满是星星。

"你们怎么来了?发生了什么事?"她不解的问道,娘家离这里有十来多里,没事她们是不会来这么早的。

"咱妈听说小超的头被磕破了,担心得不得了,就赶紧来了,说是赶早班车到县城医院去看看。"妹妹抢先说道。

美艳这时才看清她们后面还立着一个人,是婆婆,她什么都明白了。

娘催着她赶快把小超叫起来到公路上等车,美艳仍然坚持说不要紧,不去。后来被她们催得紧了,赌气说:"要去你们去,我就是不去。"

"你看你这闺女,你是小超的妈妈,他爸不在家,你就是家长,看病告状你得唱主角,你不去咋能行呢?"娘说着,催她回屋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婆婆抱着还睡得迷迷糊糊的小超,娘则和妹妹连拉带拽,把她拉出了家门。

整整一天,美艳像木偶一样,被他们来来回回的牵扯着,先是到医院检查,跑完这个科室跑那个科室。最后到教育局反映情况,娘和婆婆声泪俱下地向领导们讲述经过,请求青天大老爷为她们做主。看着她们装腔作势的表演,美艳真是看不下去,几次想走,都被妹妹暗地里拉住。

令她奇怪的是,小超似乎很配合婆婆的表演,无论到哪里,总是不停的喊头疼,一副十分难受的样子。

一直到天快黑时才回到家,美艳连挽留娘和妹妹的话都没有说一声,就打发她们走了。美艳疲惫地躺在床上,心里真是酸甜苦辣说不出什么滋味,这时,小超在一旁吵着要到奶奶家去,吵得她很不耐烦,没好气地斥责他说:"你到那里干什么。"小超说奶奶要给他买炸鸡块吃。一向不舍得多花一分钱的婆婆怎么突然大方起来了,美艳觉得蹊跷,在她的追问下,小超终于说出了真情。

"奶奶说,只要我见到人就喊头疼,我想吃什么就给我买什么,她还不让我和你说。妈妈,你可不要和奶奶说啊。"孩子说完,连蹦带跳地跑了。

一连几天,美艳都不愿意出门,她倒不是怕那些讥笑的目光和众人的指指点点,只是觉得对不住卢洋,心中有愧。

一天上午,小学校长和教育局的一个工作人员来到美艳家,郑重地向美艳道歉,并告诉她处理结果:给卢洋一个警告处分,赔偿小超治疗费1500元,并把他调一个更为偏僻的小学——明天早上卢洋就要到那里去报到。

接过校长递过来的钱,美艳没有欣喜,只是感到火辣辣的烫手。

傍晚,美艳哄着小超到他奶奶家去睡,接着把屋里院子里的灯都拉着,电视也打开。一切布置好,她则悄悄带上门,向村头的学校走去。虽然已经是八九点了,学校的门还没有关,整个校园静悄悄的,只有东边一个办公室的灯还亮着,隐隐传来说话声。

美艳蹑手蹑脚的走过去,隔着窗户一看,小小的屋子里挤了十几个学生,卢洋正在和他们说着话:"我也舍不得离开你们啊,不过这是工作的需要,我走后你们还要好好学习,听新老师的话……"

"老师,我听妈妈说是小超的家长故意讹诈你的,小超根本就没事。"一个学生说道。另一个则马上接上来说:"真的,老师,小超今天下午还和我玩呢,我问他头疼不头疼了,他说早都不疼了,他还告诉我,是他奶奶让他装头疼的!"

"你们……不要这样说,你们还不知道……这事都怨我……"可以听得出,卢洋是在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感情,但声音仍然有些酸涩。

正在这时,美艳又听到了脚步声,她扭头一看,从大门处又走来几个小小的身影,可能是又一批学生来了。美艳略一思考,就迎着他们走过去,她拉住一个小学生,递给他一个信封,让他转交给他们的卢老师—信封里是1500元钱和她写的一封道歉信。

回家的路上,美艳才感到脚步有些轻松。快到家的时候,她看到自己家里漆黑一片,心里一震,蓦然想起刚才用电炉烧开水,可能是走得急忘了关了,莫不是水开后溢出来造成了短路?想到这里,她不由加快了步伐……

这一夜,美艳家的灯一直都没有明。

第二天早上,直到吃早饭的时候,还不见美艳开门,有人告诉了她婆婆。婆婆赶来叫了几声,不见答应,又用劲喊了半天,仍不见回声,这才感到事情有点不妙,急忙让一个年轻人翻墙进去看看。大家在外面听到年轻人的惊叫声,心都一沉,等年轻人从里面砸开门,大家蜂拥而进,看到了令人揪心的一幕:

美艳仰面躺在地上,浑身冰凉,一只手变得黑紫,旁边散落着改锥、钳子、保险丝,旁边墙上的闸刀,已经烧得漆黑……

又到了华灯初上的时候,家家户户的灯却没有亮起来,街上散发着昏黄的光,只有稀落的几盏路灯——那是村长自己垫钱,到镇上买来灯线,找电工紧赶着在天黑之前装上的。

魔灵兵团满v版

精灵战纪破解版

猫三国

战就战最新版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