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光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夜光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深圳有个苹果村每一年创造上千亿元产值

发布时间:2020-03-23 13:10:53 阅读: 来源:夜光粉厂家

作为数码产品的集散地、山寨者的乐园,华强北显得破旧、喧闹而缭乱,使“深圳是个世界加工厂”的印象更加名不虚传。但万象城、COCOPARK的数码超市,却让人耳目一新:它们建于商城里宽阔的主干道旁,地理位置优越,建筑和格调时尚而宁静,鲜明的门脸吸引着中高端消费者驻足。而步行其间,你会发现,这些占地约3四百平方米的超市,只有一个主题——苹果的全线产品及周边配件。

时尚和繁华的背后,是深圳数以千计的生产厂和贸易商,这些围绕着苹果产品制造着五花八门产品的工厂,每一年创造着上千亿元的产值。一个价值千亿元的市场

从广州赶往深圳,坐和谐号一小时,再转乘地铁,到达约好的茶楼路口已是晚上9点。深圳的茶楼果然众多,一路寻下去,鳞次栉比。

与记者见面的张其龙,四川人,戴着一副无框眼镜,年近40岁的人皮肤仍然保养得很好,他在深圳做外贸已有近十年。记者进门时,老张正在淡定地玩弄着iPhone4手机,在i4S还没有在香港正式发布之前,这款手机依然是最热卖的时尚机型,乃至在i4S上市以后,仍然价格坚挺。

寒暄时,老张告知记者,前两天陪客户喝早茶,不当心把手机掉到了地上,拾起来时屏幕已碎掉,他说自己其实不怎样心痛。“我把手机拿到万象城去,不到一小时,修睦的手机已换成了白色外壳,屏幕崭新如初。”

记者好奇地拿过老张的手机,用手触摸滑动了两下,非常顺畅,乃至比原版的手感还好了很多。

据老张说,这套中国台湾的高仿外壳,只收了他成本价280元,对外,算上人工和杂费也不过400元。

与老张一同来的,还有他的朋友刘骏,在深圳华强北经营手机批发业务,其中iPhone、iPad、HTC和3星等智能手机是他的主力销售机型。他说,自己也常给客户附带购买大量苹果配件,包括大多数“果粉”需要的充电器、耳机、贴膜和皮套。

“比如苹果的组装耳机,就有30元、40元和50元等不同价位的型号,和原装耳机最低价155元相比,要便宜很多。”记者问,原装和组装的产品有差别吗?刘骏说,最少他感觉不出来,他的客户也没有投诉的意见反馈,或许有差别,但是不会很大。

老张说,这里也有所谓的“山寨”和“品牌”之分,其中成型的做“品牌”的中高端企业不到一百家。这些中高端企业主要以做外单为主,专注于国内市场的厂商比较少,“之前做品牌的厂商有90%的产品都是外销,不过迫于近期出口贸易的不景气,许多中高端厂家都渐渐开始瞄准国内市场”。

通过老张的牵线,记者展转联系到一家“品牌”企业,BG微络斯公司的副总陆艺峰,听说这家公司主要以销售国外ODM(原始设计制造商)授权产品为主。ODM可以使厂商减少自己研制的时间,把精力更多地投入到用料采购和优秀资源的配备上。这家公司目前销售的iPad皮套、贴膜和便携音响产品的定单非常可观。

言谈间,陆艺峰说自己对苹果周边构成的巨大产值相当看好,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iPhone系列一年6000万部、iPad系列一年4000万部的销量计算。如果每部平均消耗一套保护膜和一个保护套,其中10%为高端产品,以均价70美元计,高端配件的市场总范围最少有7亿美元。假设低端占90%,以均价9美元计,也有8.1亿美元。这还只是使用一个苹果产品最基本的消费,像保护膜和保护套这类产品,基本是一年几换,而且越是低端,更换频率越高,每个月1换或两换是相当正常的,如此算来,最少每一年有30~50亿美元以上的产值。这还没有算上移动电源、蓝牙键盘/耳机、各种转换器、数据线,和苹果各种千奇百怪的周边产品。

“这些配件大多来自深圳,”陆艺峰说,自己所在的公司,在这个行业里只能算是千万元级的中小型企业,他们的出货走的是两条线,1是国内销售,2是国外代工,其今年的销售比例大约是50:50。

当记者试探性地问,这块市场现在怎么着也有几百个亿的产值了吧?陆艺峰却是轻蔑地1笑,“你外行了吧!告知你,目前在深圳做这一块的厂商就不下1500家,产值最少有上千亿元了。”

不只是代工

老张热忱地邀约记者跑了一圈市场。从华强北动身,绕万象城、COCOPARK走一圈,其时尚而宽大的数码超市整体装璜酷似苹果专卖店,店里铺着实木地板,清新的主展现台上,循环播放着最热卖的Macbook、iPad2、iPod和iPhone演示片,苹果的贴膜、平板电脑外套、耳机、各类充电器和iPad读卡器等数百种产品在挂架上排列整齐,被店员打理得一尘不染。老张偷偷告知记者,这其中的大部分产品,产地均来自深圳本地,并不是苹果原装。

随便走进一家超市,有几个顾客正在挑选苹果iPad2的数据线,由于有七八种价格不一的产品供人挑选,销售员正在为他们耐心解读:“放心,我们店铺卖的都是正品,只是品牌不一样,所以价格有差异。即使非苹果原装的数据线,也是有保障的,由于这些都已经过苹果公司授权,您完全可以放心购买。”

事实上,近年来,深圳一些有野心的厂商,不只是简单地给ODM代工,他们利用已取得的授权,和由ODM带入的设计与管理模式,在苹果周边配件领域做起了自己的品牌。

为苹果供应电池电芯的台湾人谢云程就是为数不多的“品牌商”之一,“2007年iPhone推出和2010年iPad上市,盘活了好多中小型企业,包括过去制造音乐MP3、MP4、电池的厂商,都开始涉足这个领域。特别是iPhone 3G热卖的2008年,正好遇上3G网络在国外的普及,配件市场随之兴起。2009年的iPhone 3GS上市,由于iPhone3G和3GS的保护膜、保护套等是完全通用的,同一个配件可以对应两个机器,节省了1大笔模具本钱,这给我们这些配件厂商打稳了扎实的根基。再加上Griffin、Moshi、Switcheasy等企业大量寻觅深圳企业代工,使得我们取得了购买苹果技术授权的机会。”

谢云程说,由于深圳的制造业和中国香港、台湾制造业的高度接轨,一些资金在千万元级的中型企业有了整合上下游资源的能力,他们利用苹果热潮和高度需求实现利润上的增长,迅速成绩了一批有实力的代工企业。在小型配件,如耳机、充电器的制造上,他们已能够和为苹果供应材质的企业挂上钩,“这中间由于企业和政策的监管,会花上很多的公关时间,但也只是时间问题”。

另外一位“品牌商”阿华则告知记者,他们正在研发一类随身携带的便携式音箱,支持FM调频和插卡功能,而为了实现更好的音质,其表面材质准备采取苹果耳机上的不锈钢耳罩。目前已和这家为苹果生产耳机的企业搭上了关系,拿到了不锈钢钢材,在10月底便可以实现量产。但这样寻求品质的思路也并不是没有付出,他们这款耳机的本钱提升了几十元。

不管记者怎样拐弯抹角,阿华坚持不肯泄漏搭线的渠道,不过,他同意带记者到工厂里去“开开眼界”。

依附者的为难

从深圳罗湖区到东莞,驾车一个多小时,越往前走,道路变得越是狭窄,两边的房屋也开始逐步低矮。到阿华的工厂前停下时,四周只剩下清一色的3~4层简陋混凝土建筑。据阿华说,这里的厂房都是村委建了以后出租给工厂的,小的厂按层租,大的厂能租下整栋楼。

阿华的厂子算是中型企业,占了整整两层楼,走进车间,厂房里充斥着机器的轰鸣声,工人们穿着统一的工装,每人都带着头套埋头工作,“我们算是不错了,技术和流程都很规范,旁边那些山寨厂,连工装都没有,到处都是垃圾,脚都没地方落。”

阿华说,这附近做品牌和山寨的苹果周边产品的厂家就有好几十家,全部深圳周边有1000多家。5年前,他们中的大多数,还在生死线上挣扎,多亏了苹果的爆发式增长,让他们有了一口饭吃。

阿华的一番话使记者联想到了一种名为菟丝子的寄生植物,它们牢牢攀附于宿主身上,借着宿主的营养,开放出妖艳夺目的菟丝花。只是,菟丝花再美丽,也有着自己的悲凉。作为一个依附于苹果公司而存在的新产业,无穷商机的背后一样弥漫着乌云。

要做品牌,除要面临山寨同行的围攻,首当其冲的,就是来自于产品价格的挑战,这便涉及到为苹果制造配件需要交纳的专利授权费。

为了增加更厚实的“保护罩”,近两年苹果不停地申请专利,仅今年上半年,美国专利和商标局就公布了苹果公司新申请的20项专利技术。而“果粉”们期待用在Magbook上的MagSafe专利(通过磁力固定电源线),在未来的iOS装备中将有可能采取这项技术,包括iPad3。之前一家美国公司未经授权使用了MagSafe 接口,这事遭到了苹果的起诉,这家公司不能不选择绕过苹果公司的专利,推出了新的连接线。

对国内小型厂家来讲,山寨有时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以最不起眼也是需求量最大的苹果电源线来讲,如果是授权生产,每根要向苹果交纳5~6美元的费用,而组装生产,则可以免除这部份费用,只需要进行破解。如果一家制造厂每个月有10万元的定单,这中间的费用就高达30多万元。

但这中间也具有很大的风险。苹果公司常常会在芯片或固件上进行升级,这对未授权产品就是一次毁灭性打击。由于这些产品常常是外销,由于没法升级,大量退单就成为必定,而那些线材又没法进行重新改装,这批货就算完全砸在手里了。

阿华说,去年,由于苹果的这一招升级措施,深圳很多山寨企业瞬间就崩盘了。

想要和苹果合作,就得缴纳“保护费”,想要做品牌,就得真刀真枪的去比画。涉及到用料和工艺,这里面的投入也是不容小视。

如果世界上不再有苹果

抛开“品牌”与“山寨”各自的为难,作为依附者,他们最大悲痛,更是在于失去宿主时将要面临的灭顶之灾。

10月6日,苹果创始人乔布斯死,他留下的科技遗产能否取得好的传承,一直是世界争辩的焦点。“如果世界上不再有苹果,你们怎么办?”当记者不无耽忧地问阿华时,这个年轻人并没有表现出预感中的忐忑。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苹果公司在未来3~5年内应当还会是行业主导,我们最少还能在这块市场上做上好几年。”阿华笑着回答记者,几十年来,深圳的经济、政策环境已培养出了这里的人们敏锐的市场触觉,强悍的生存能力和深入骨髓里的危机意识。如果苹果有一天真的倒掉,对他们这些经历过无数变迁的深圳制造企业而言,“转型”可以说是驾轻就熟。

比如,他们早已发现,虽然不管手机还是平板市场仍然是苹果主导,但安卓一直出现上升态势,随着诺基亚的衰败,以往由诺基亚主导的中低端市场正在被安卓机型不断蚕食。 “虽然安卓机型散布较散,平板也并未成熟。但iOS、安卓和微软移动版三分天下的格局将不会改变。”

事实上,正如阿华所说,2011年10月25~27日,在英国伦敦举行的诺基亚世界大会上,诺基亚第一款Windows Phone(Mango)手机已揭开神秘面纱,有分析师预测,Windows Phone将会成为全球第二大受欢迎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一切的发展表明,未来,苹果的移动终端产品并不是唯一的受众产品,移动终端周边和配件大有生存空间。

“深圳的厂家大多有自己的打算。”阿华说,据他所知,已有为数不少厂商在主打苹果产品线的同时,有备无患地推出了热销安卓机型的相干配件。

另外,很多大点的厂家近几年也开始大力发展起了电子商务平台。阿华的一个做渠道总代理的兄弟,早些年便已开始利用淘宝积累用户,在线上销售产品,一边积累自己所需要的资源,一边向品牌口碑迈进,以扩大发展空间。

从阿华的工厂出来,渐渐抛在身后的,是一片片简陋的工厂,而没法抛在脑后的,是对这个依托制造和代工积累原始财富的行业的思考——

即便是从苹果转投入微软、安卓的怀抱,这数以千计的制造厂们仍然只是换了个宿主的寄生物。这些能创造千亿元产值的从业人们,仍然只是仰人鼻息的依附者。他们的未来究竟在哪里?而我们又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抬头挺胸地剥掉“世界工厂”的标签?

(本文来源:商界传媒作者:胡茜)

南京秦淮圣贝中西医门诊热门文章

武汉心胸医院排名

痛经医院排名

北京维尔口腔医院特色医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