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光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夜光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保姆和百岁老人处得像一家人【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9:28:25 阅读: 来源:夜光粉厂家

▲保姆许拖梅和杨凤兰老人。

▲许拖梅在院子里用泡沫箱种了一些时令蔬菜。

“多亏小许这五六年的照顾,我的老母亲不闹病,精神挺好,每天乐乐呵呵的。”这是76岁的赵竞先对保姆许拖梅的赞语。“我快60岁的时候当了保姆,幸亏遇上这家人,给了我一份工作,还教我识字唱歌,让我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这是64岁的许拖梅对老赵一家的感激。这些话他们平时藏在心里,谁也不说,各自尽好自己的本分,其乐融融地生活,没想到却感动了街坊四邻。8月15日,太原坝陵北街社区的牛巧青主任领着记者来到他们家里,待了一个多钟头后,他们慢慢打开了话匣子,聊起了彼此间充满感恩的交往。

保姆想方设法对老人好

许拖梅今年64岁,几年前老伴患脑溢血离世,有个儿子还没娶媳妇,她想找份工作帮衬儿子,无意中在收音机里听到太原有位老先生要招保姆照顾90多岁的老人,她就心动了。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打了电话,没想到她跟这家人很有缘,一干就是6年。“大娘就是年纪大了,耳背,其他没啥毛病,我伺候好饮食起居就好了。大哥心脏不好,做过搭桥手术,也得注意一些。”说起自己的活计,许拖梅语气很轻松,边说边递给杨凤兰老人一杯白开水,“老人前天吃了几颗无花果,肚子凉了,今天不舒坦,吐了几次。”许拖梅说。杨凤兰坐在床上,看着许拖梅和大家说话,神情有点好奇。“您多大了?”记者大声问。“97岁,再有3年就100岁了。”杨凤兰像个孩子一样掰着手指头数。赵竞先给母亲掖了掖盖在腿上的被角,回头跟屋里人说,90岁以前老人还能自理了,现在有点糊涂了,总说自己97岁,其实已经整100岁了。说起为啥出来给人家当保姆,许拖梅解释说,自从老伴没了,儿子就蔫蔫的,37岁了还靠她,说着抹起了眼泪,“我就想着给他攒下钱娶个媳妇,兴许有个人管就不一样了。”她说。为了干好这份工作,许拖梅想尽办法照顾杨凤兰老人。她来之前,赵竞先照顾着母亲,虽也尽心,可毕竟不如家里有个女人。她来了以后,首先是家里干净了,其次是老太太变得越来越精干,高兴的时候唱唱党歌、红歌。许拖梅在院子里用泡沫箱给老人种了一些时令蔬菜,还在家养了几盆花。吊兰长势很旺,开满了小白花,枝条拖到窗台下,给几个房间平添了生机和活力。这一切,邻居们都看在眼里。

老人教保姆识字唱歌

当保姆干得这么卖力,为啥?只要有人明着暗着问许拖梅,她总是脱口而出,人家对咱好。咋好?记者问。许拖梅便一件一件讲。赵竞先家有两个儿子一个姑娘,感念她精心照顾老人,都对她很尊敬,赵竞先和杨凤兰老人也对她很好。“就跟亲哥、亲妈一样,老招呼我,小许你赶紧吃饭吧,别饿着,饿坏了不能照顾我们了。”许拖梅说,最主要的是,杨凤兰老人还把她这个文盲教得识字了,“我做梦都想识字,心想没把儿子教育好,肯定跟我没文化有关系。全靠大娘培养我了,我现在会发微信了,还会全民K歌呢。”杨凤兰退休前是山针的一名保育员,也许是职业习惯,见了许拖梅后,老人只要精神好,就把她当学生一样,教她认字、唱歌。说着,许拖梅回到自己的卧室,拿出自己的写字本给记者看,满满一本写的全是歌词,大大的方块字,一笔一画写得认真、用力。“亲爱的毛主席,我们心中的红太阳。”许拖梅指着其中一段歌词说,这就是大娘教我的第一首歌,边说边哼唱起来,唱到动情处,她拉起杨凤兰的手,轻跳起来,“放开声音唱。”在许拖梅感染下,杨凤兰也张嘴唱起来,“您是万古生长,奉上洁白的哈达,献给亲爱的毛主席。”声音由低到高,渐渐清晰。“我还教大娘唱《小苹果》了。”许拖梅边说边挥舞胳膊,滑稽的样子逗得杨凤兰紧绷的脸缓和了许多。“大娘今天不待动,七一我们来慰问的时候,我给大娘唱《小苹果》,大娘还纠正我‘唱得不对,走调了’。”一旁的牛巧青笑着告诉记者。

两人高度默契心意相通

许拖梅照顾了杨凤兰五六年,两人已经达成高度默契了。老人有点头疼脑热,许拖梅知道怎么缓解,老人不高兴了,许拖梅也知道为啥。许拖梅说她就会做老家饭,没想到大哥、大娘吃着稀罕,于是,就换着花样做。老人教会她识字以后,她每天会给老人读一会儿报纸,“她耳朵不好,可我跟她说话,她就能听见。”许拖梅骄傲地说。令许拖梅最感动的一件事是,跟杨凤兰学习够两年的时候,有一天闲聊时杨凤兰跟她说,“我教会你认字,等我死了,你就能再找个好人家当保姆,人家也会对你好。”说着,许拖梅又抹起了眼泪,“你说她都那么老了,还要操心她走了后我怎么办,其实我就想让她多活几年。”同样关心许拖梅的还有赵竞先,这位供电局退休的干部也教过许拖梅认字。他逢人就说,这个女人苦命,思想单纯,爱干净,爱学习,勤快。自己两岁上就没了父亲,全靠母亲拉扯大,一定要让母亲安享晚年,请了许拖梅当保姆,她让老人高兴,这让他很满意。说起这家人的一件事,牛巧青很是赞许:母子俩都是老党员,每次都主动交党费,杨凤兰100岁了,好多事记不清了,可还能记得每年7月、12月提醒儿子交党费。“这家人好,许大姐也算有福气,家境不太好,在这儿过得可不赖。许大姐也是热心人,学会唱歌后,领着院里的老人在楼下唱歌、跳舞。这个小区无管理团队,老人多,就靠许大姐张罗,邻里都熟络起来了。”牛巧青说。

本报记者 田小丽

极品三国

冰雪王座

华容道经典闯关

相关阅读